来兮_杭州网新闻频道
来兮2020-01-17 09:42:27杭州网 北京的熊教授说,不要往后看,要向前看。我记住了,不由得,总是惦念早年——浮山傍晚的落日,三月草舍的燕喃,油菜花海的蜂鸣,仲夏稻田的蛙叫,一不留神,猛然闪过,我的神智,跑田间地头去了腊月十七,我去广渠门外看阎先生。先生说,故宫的书,写好了;“人生四合”,构思中。何谓四合?先生说,天合,地合,人合,己合。阎先生八十六。先生的教师说,少写文章,多写书。先生听教师的话,最近几年,一年出一本。我坐在客厅一角,面向先生,斜对过便是“四合书屋”。先生赠我两字:书香。我问原因,阎先生说,书同鼠。我鼠年生。母亲说,属鼠的人,是劳碌命。听母亲的话,记事算起,忙忙碌碌,我尽鼠的本分。友人李先生,世居京东小堡村,能写会画。村里有座山,山顶有个亭,亭上彩画,出自其手。腊月初一,京城瑞雪,半个时辰,他画出两幅十二属相。一幅用墨笔,一字不著,个个向前,肖趣天成。一幅着彩十二属相,正中一只猛鼠,系红福肚兜,骑老牛身上,一手牵牛绳,一手提画轴,上书“风调雨顺”。猛鼠肩立一只红冠大公鸡,向西方看去,心神淡定。彩画底下一行字:岁在庚子,隆运当头。今我当值,驱邪纳福。鼠年正月初一,轮我值勤。搭档丁丁、翠红说,初一开工,一年吉利。墨笔属相画挂外厅,属相喜盼春节,走在拜年路上。着彩属相画挂闺阁,不时提示:今我当值。这便是鼠命。“书香”两字,语不惊人,鼠字谐音,把年给推醒了。鼠年前的京城,叫绵绵的大雪,捂得严严的。腊月十一的雪,至今积在林子里、道两旁,久久不舍散去。不知江南的袁浦下雪没有?腊月里,我订拉萨、成都、昆明、广州的报纸,也都齐了。杭州的报纸,还没收到,许是鼠年雪大,掩了北上的邮路。庚子年前,京杭大运河两岸,大大小小的红灯笼,高高挂起。只消那狡猾的小鬼头,点响一枚百子炮,祭灶庆年的炮仗,欢欣鼓舞扑上天去。飞天的炮仗,嘭!啪!古今同响,六合相合。四面八方的游子,大包小包,各安其乡,人人相合。至于己合,一年一度,最要紧的,是回家春节。到年脚跟,天寒地冻,坐火车上,轰隆隆地,往南奔驰,年三十到杭州,年夜饭在袁浦吃,听沙上的爆竹声,是己合的新春音乐会。我是一只呆鼠,常怀钱塘沙上。北京的熊教授说,不要往后看,要向前看。我记住了,不由得,总是惦念早年——浮山傍晚的落日,三月草舍的燕喃,油菜花海的蜂鸣,仲夏稻田的蛙叫,一不留神,猛然闪过,我的神智,跑田间地头去了。袁浦早年,青山绿水,浦舍人家,各式各样,在眼门前。六号浦沿的蟹洞,我想。稻蓬窠里的田鸡,我想。红庙窗外的青蚕豆,我想。猪栏草舍的黄南瓜,我想。号子田头的红皮甘蔗,我想。老地基里的枇杷树,我想。瓦舍门前的桃花,我想。木槿圈起的篱笆,我想。二号桥头的明月,我想。黄沙桥畔的车站,我想。早年袁浦,有一条悠长的老街,老辈人叫它“袁家浦”。街上三百六十五天,门庭若市,人声鼎沸,闹热特殊。老街创新,菜场犹在,站住了听,浦腔浦韵,你会喜爱,情不自禁。我的家园,不少词语,北方话里不常见,世人不大讲,村夫常用。比如,两个字的,事体,担脚,报答,羹饭,笑杀,倒灶,掼倒,伤触,筋骨,歪派,哈话,兜会;三个字的,做生活,吃夜饭,凿栗暴,顶靠硬,没搭煞,擒纵掼,后生家,小鬼头,讨老娘,回手骨,四餐头,寒浸浸,甜孜孜;四个字的,邻舍近邻,小弟兄家,赤卵朋友,七长八短,七担八柳,无千无万,空头白脑,翻尸盗骨,一色相同,唯命是从,年近岁逼,请阿太啦;五个字的,悬空八只脚,十指同时生,歪瓜烂桃子。12下一页全文阅览 来历:杭州日报作者:孔建华修改:郑海云责任修改:方志华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